在某個地方有一個小小的夢境。
那是不知道誰做的,真的很小很小的夢
小小的夢境這樣想著:
不想就這樣消失,怎麼樣做,才能讓人們看得我呢?
小小的夢想著想著,最後終於想到了:
那麼、隻要製作一個能夠讓人迷失於其中的世界就好了

~~~~~~~~~~~~~~~~~~~~~~~~~

- a little Dream

 

很黑,沒有任何一絲光芒透入,在非常幽闇的這裡,所有的一切對於遵循著規則的「理論」是不適用的。

 

  不知道是誰做起了這個夢,真的很小很小,幾乎沒有人能察覺到「它」的存在,也不知道誕生了有多久,這個小小的夢忽然擁有了自己的意識,開始了恐懼……

 

         『不想消失……。』

 

         『不想被遺忘……。』

 

         『但是,該怎麼辦呢?』

 

   獨自低聲呢喃的「它」,並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有了!』

 

   看起原本還有些失意的「它」,突然像是頓悟般的抬起先前低下的頭。全身漆黑,與人類似的身體,在臉上的雙眼卻和人不同,白色的圓圈看起來是「它」的眼睛,一直都是咧嘴的笑容也是以純白色註明,嘴角的弧度,高到一般人都會感到恐懼,難道它沒有感覺嗎? 

 

         『只要這麼做,我就可以繼續了。』

 

      手上不知何時冒出了四張撲克牌大小的白色……邀請函?但仔細一看,那四張看起來像是邀請函的紙卡上還各畫著不同花色的記號。           

 

 

           『好了……該找誰玩呢?』

--

 

       那是一本童話繪本,安然的靜放在桌上,不知為何而的,自動翻開了故事的內容,接著,吹起了一陣微風,清脆的翻書聲想起,來到了第一頁……

 

「   在某個地方,有個小小的夢。

    不知道是誰做的,真的非常小的夢。

    小小的夢如此想著:

    我不要就這樣消失。

    該怎麼做,才能讓人們一直看著我呢。

 

    小小的夢想了又想,最後終於想到了。  

 

    只要讓人類迷失在自己體內,然後讓他們自己創造出一個世界就行了。

 

 

            繪本『人柱愛麗絲                                        

 

     這個頁面上的「它」是黑色的,帶著咧嘴的笑容,對著你我而笑……

 

                                 你是否選擇回應呢?

~~~~~~~~~~~~~~~~~~~~~~~~~~~~~~~~~~

 

第 一個愛麗絲勇猛無比的單手持劍,來到不可思議的國度。
她斬殺了各式各樣的東西,鋪了一條鮮紅的道路。
那樣的愛麗絲,在森林的深處,
像罪人一樣的被關了起來。
除了森林裏的小路之外,沒有辦法知道她的生死

像罪人一樣的被關了起來

~~~~~~~~~~~~~~~~~~~~~~~~~~~~~~~

 

1 st 愛麗絲

 

走在這條森間小路上的,是一名少女,棕色秀麗的短髮和樸素的衣裝,棕色的長靴獨自答答的響著,刹時,腳步忽然停頓了下來,看似有些驚愕的她向周遭張望著,這座森林平時至少還能傳出一些生物活動的聲音,卻在這種大白天特別安靜,此時心底不油然生出一種無法言語的怪異與恐懼。

 

『這裡是……哪裡?』

 

  剛才還堅定向著前方行進的她,看著過份安靜的森林周遭,語調中難免不透露出些許不安。

 

      『真是奇怪了……我剛剛明明在午睡的。難道不是嗎?』

 

 低頭喃喃自語道,仔細回想剛剛前幾分正在做的事情,也許是真的太忙了,所以才忘了自己其實在走路,並沒有去睡眠吧?但是說到這裡,又要走向何處?還是說…… 

        『是我在夢遊嗎……不會吧?』

 

她並沒有特別注意到前方多出的一個人影,奇怪的是他穿著白色的燕尾服在這種不熱不冷的天氣也還好,但是白色的紳士帽下的那張臉卻有一張看起來十分怪異的面具遮住,一半開心的笑臉,另一邊卻是悲傷的笑臉,白色手套的左手卻拿著一張裝封好的信函,看起來像邀請卡一樣,右手則是…… 

 

                 『小姐,歡迎光臨不可思議之國。』

 

雖然聲音聽起來很柔和,但是卻帶著像小丑一樣令人想笑的語調。

 

                    『恩?不思議之國?』

 

少女半驚訝與疑惑的眼神看著前方的這個人,況且對方這樣穿不會熱嗎?而且手上的東西看起來很危險的樣子,要是一不小心,眼前的這個怪人可能會對她不測,死在這種森間小路中可能好幾年以後才會讓人發現自己的白骨,想到這裡,另一股不安又由心底竄出。

 

          『是的,MEIKO小姐,歡迎來到不可思議之國。』

 

但是穿著白色燕尾服的怪人依舊帶著那個可笑的語調,恭敬地鞠躬。

 

           『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MEIKO害怕的往後退了幾步,自己明明只是個不起眼的小人物,為什麼對方卻那麼坎定正確的說出自己的名字。

 

                  『我是代表不思議之國送禮來的。』

接著,緩緩走向前方將手上的邀請函與另一項物品一同交到對方有些微微顫抖的雙手上。

                    『那麼,祝你玩的愉快。』

 

 

                                    『這個是……劍?』

 

                                 『如您所知的,這是把劍。』

 

                           『等等!我、我才不要這麼危險的東西!』

 

MEIKO正想要把東西還給對方的時候,他卻輕輕的推回的少女的手。況且剛剛自動的接下了那兩份禮物的怪一語恐懼,像這種來路不明的東西怎麼可能會令人安心呢?

 

                          『相信我,您很快就會用到的。』

 

語畢,壓低白色紳士冒的邊緣,瀟灑的轉向後方,悄悄地消失在眼前的道路上。  

 

——

「第一個愛麗絲勇猛無比的單手持劍,來到不可思議的國度。

她斬殺了各式各樣的東西,鋪了一條鮮紅的道路。」

——

 

                   『傷腦經阿……還是把這把劍還給他好了。』

 

雖然這麼說,但是對方很快就消失不見了,但對她而言並不害怕對方的存在,並竟這個少女可是無鬼神主義者,就算是鬼,該還得東西也必須還回去,這就是她的作風。

 

棕色的皮靴答答的踩在這條道路上,越來越走進這座森林深處,周圍的一切看起來也逐漸蒙上的一層灰暗。

 

                     『對人,他給我的信寫了些什麼阿?』

 

原本還在慢慢追趕的MEIKO在好奇新驅使之下,慢慢將白色的信封打開,拿出的東西看起來並沒什麼特別的,只是一張畫著紅色黑桃圖案的卡片而已。

 

   突然間,少女的手指卻不由自主的鬆開,那張卡片也緩緩隨重力飄落在地,那個紅桃標誌,已經不在卡片上了。 

 

                       『吼喔喔喔——!!!』

 

   在少女的背後,狩獵者朝著她發出了震撼的怒吼聲打破了沉默,伸出了巨大的熊掌準備飽食一餐之際,像是疾風吹過一般的快速,潔白的劍身瞬間擋住巨熊的利爪,發出清脆的鏗鏘聲,映入巨熊瞳孔中的是拿著寶劍的右手,上面浮現了紅色黑桃的標誌,是血的鮮紅

 

   又有一陣疾風刮過,原本的那個狩獵者胸口被劃出了一道明顯的傷口,來不及出聲而倒地,綻出的鮮血也沾染了白色的袖口與衣物,在巨熊倒地後,這位狩獵者臉上露出了笑容,雙眼瞳孔放大、無神又殘酷的笑靨。

 

 

   『喂!妳沒事吧?這裡是狩獵區,快點離開比較……嗚阿!』

 

  原本只是好心出現的這位獵人,連話都還沒說完,又被迅速劃過的劍奪走了生命,躺落於森林的血泊之中,她連眼睛沒有眨過,另一條生命又來到了上帝身邊。

 

   一旁的樹幹上也沾染上鮮血,迅速俐落的痕跡,『愛麗絲』帶著笑容,開創出這條道路,帶著那把染紅的寶劍。

 

——

 

「那樣的愛麗絲,在森林的深處,
像罪人一樣的被關了起來。
除了森林裡的小路之外,沒有辦法知道她的生死。」

 

——

 

沾滿了血跡的臉龐上還繼續維持著那個笑容,森林中屍橫遍野,動物的、人類的都躺在混血的血泊之中,做出了這種是的少女,毫無罪惡感的繼續前行,當然,她早就忘了當初近來的目的,也不管這裡是不是不思議之國,目前她最想做的,就是享受殘殺的快感

 

 

         她所走過的路,都染上了殘酷的深紅

 

 

        『哎呀哎呀,看來您玩得很高興喔!』

 

  那個怪異的傢伙又出現了,這次是一邊拍著手像是在看餘興節目一般的觀眾。

 

      『阿阿阿阿——!!!』

 

  現在的MEIKO早就失去了理智,不由分說的衝向了這個穿著燕尾服的面具男,但是對方看起來並沒有要逃的意思,靜靜的佇立於原地。

 

    但是,正當那把沾滿了不同血跡的劍不剩給公分就來到面具前方,迅速且猛烈的突然有東西纏繞柱她的右手,接著是左腳、左手、全身的四肢也被纏繞而困住,死命的掙脫像是想要逃離蜘蛛網中的蝴蝶一樣。

 

 

                  『真是性急呢……。』

有些諷刺的說著,看著纏繞柱少女的有刺藤蔓,上面開滿了幾朵紅色的薔薇,越來越多的藤蔓纏繞住『愛麗絲』,漸漸的,從『愛麗絲』眼中所看到的光也逐漸減少,被淹沒的她,只剩下一隻手殘留在外,那是有著紅心標誌的右手。

 

 

                        『哼哼哼,真正的美夢現在才開始喔。』

 

   不知何時的,他看起來已經膩了,毫無留戀的走向後方,手上拿著剛剛掉落於地上的卡片,不一樣的是,那個紅色黑桃的記號又再次出現,和MEIKO右手背上的記號,一模一樣

 

        『祝您有個好夢,「愛麗絲」。』

 

       在消失之前,那個面具人是這麼說的。

風火鳳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